宁可失之于允

最近被一部美剧《致命武器》迷得神魂颠倒,天天晚上捧着看,夜夜晚上失眠,我倒不是推荐美剧,只是里边有一句人生建议我觉得特别好“Always err on the side of saying yes.”即“宁可失之于允”。就是说,当你面临一个选择,做或者不做,当你面临一个邀请,去或者不去的时候,如果你纠结不定,那么宁肯做了再后悔,也比不做强。我当时觉得这句话太好了,立刻就要背下奉为自己的人生信条,可是夜里反复琢磨的时候突然间又反应过来,这句话和我之前的行事准则是完全相反的。而另一个行事准则又是另一篇文章给我的启示了,那篇文章讲的是著名导演李安,一开始他的英语还不是很好的时候,有美国的制片人跟他会面,盛情的邀请他来美国,双方一起合作一部大片,李安的搭档很兴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李安却非常诚恳的告诉对方“No.”他的一个最简单的单词一出口,对方立马表示很遗憾,留下他错愕的搭档忍不住冲他咆哮:“你知道你拒绝了一个多么宝贵的机会吗?”李安当然不知道,他根本没听懂对方的具体意思,只是为了不至于丢了脸面,为了稳妥起见,慎重的选择了No。他在那篇文章里大谈选择“不”带来的安全与慎重,由此让我也暗下决心,小心驶得万年船,在不确定的时候一定要先说“不”。

信奉李安的原则没几周,我便遇到了实践的机会,开完会以后,领导单独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我在脑子里快速的过了一遍自己近来的工作表现,确认没出什么差池,才像胸里怀揣个兔子一样胆战心惊的去了,领导在我面前开始刷刷的数红色的毛爷爷,一张、两张、三张……,我还没等数清,领导大手一挥,一笔钱递到我面前,“前些日子你代表咱单位参加比赛,名次不错,上边叫我奖励你的。”我的大脑当即高速运转起来,他为什么给我这些钱?我俩之前不是很对付,他是不是在给我下套?天哪,要是我拿了这笔钱他再在单位里传开了我的贪心,可是我又好想要,为什么不给别人就给我……,最后我想起了李导的谆谆教诲,于是毅然决然的表示了对组织的忠心和效力的理所应当。出了他的办公室,我一方面长舒了一口气,觉得小辫子没有掌握在别人手里,一方面又觉得肠子都悔青了,每个月挣那两个饭钱,那是红色的翻滚的人民币呀,我还没数清多少张呢。结果回家告诉妈妈,她眼白一翻:“你就拿着呗,领导让你拿的,怕啥,本来就该给你的,傻瓜。”

有人做比喻,说机会是光头,不好抓住。有科学家做统计,说人的一辈子大概会碰到五次改变现有人生轨迹的机会,我活了快三十年,一个光头机会没抓到不说,连见都没有见过,有的时候,我回顾自己平凡的二十七年,也会想,是不是我眼拙,是不是我胆小,机会稍微化个妆,变个脸,我就把它当怪人了?

我不是冒险家,叫我勇敢说Yes,实在是有难度,连理财买非保本的,都是我一日三思的慎重决定。我有个朋友,父母在生意场上沉浮多年,赚的时候宝马雕车香满路,赔的时候吃糠咽菜出租房,他的父母看见什么挣钱就干什么,打一枪换一个地,于是她的生活也就跟着起起伏伏,我不喜欢她那种无人管教、随心所欲的生活,于是按部就班的在父母规划好的既定路线上老驴拉磨,一边挥汗如雨,一边暗暗呐喊,机会啊机会,你可曾想起了我?

曾经有一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有两条路不如有一条路,有一条路不如没有路。”,我用了许多年才能体会它想揭橥的道理,人站在选择面前,会非常痛苦,并且选择越多越痛苦,Yes or No都会带来后悔,所以从本质上讲,结局都是一样的。之所以犹豫不决其实就是因为患得患失。想起四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海边,我左手拿桃子,右手握可乐,妈妈让我放下一样,专心吃或者喝,我却死攥着不肯撒手,最后其他小孩都下海玩耍了,我还在和桃子还有可乐死磕。左手右手一起抓的结局是我和大海的失之交臂,Yes和No之间的犹豫不决是我做与不做都会难过。

“宁可失之于允”是勇者,却不一定是智者,鲁莽草率的应允还不如保守的拒绝,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一味地说不,只会让自己固步自封,成为井底之蛙,导致生活的空间越来越狭隘。是与不之间,需要掌握一个平衡。李安说“不”之后,苦心学习英语,不让下一次机会的错失仍归咎于英语听力的有限,事实上也确实证明,一次与美好机会的失之交臂,并不会阻止他成为电影史上第一位于奥斯卡奖、英国电影学院奖以及金球奖三大世界性电影颁奖礼上夺得最佳导演的华人导演。我们学习优秀的人,不能仅仅把人家的成功总结为一两句处事原则然后照本宣科,上帝从来不会显灵站在你面前告诉你“孩子,就是这条路,勇往直前的走吧!”在你左右为难的时候,机会其实也就悄悄站在你身边,只是你连看见它、连接受它不后悔的能力都没有而已,所以你要努力,锻炼自己,因为如果你有一定要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的决心,选Yes or No其实都没有关系。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